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13家出版發行集團獲譽“全國文化企業30強”

發佈時間:2020-11-20
作者:
來源:中國出版傳媒商報
閲讀量:111

11月16日,光明日報社和經濟日報社在北京聯合發佈了第12屆“全國文化企業30強”名單。中國出版集團有限公司、中國教育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、上海世紀出版(集團)有限公司、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、廣東省出版集團有限公司、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、中原出版傳媒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、四川新華髮行集團有限公司、安徽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、安徽新華髮行(集團)控股有限公司、江西省出版集團公司、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、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有限公司等13家出版發行集團入選。

從本屆“30強”企業有關情況看,骨幹文化企業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、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有機統一,總體規模實力進一步提升,市場競爭力和盈利能力持續穩定增強,體現了文化產業良好的發展勢頭。

本屆“30強”2019年度合計主營收入4346億元、淨資產5519億元、淨利潤503億元,三項指標均創歷史新高,分別比上屆“30強”增長4.4%、51.8%和10.3%,且淨資產首次突破5000億元大關,淨利潤首次突破500億元大關。

為鼓勵文化企業深化改革、加快發展,光明日報社和經濟日報社按照鼓勵先進、支持創新等原則,繼續發佈了“30強”提名企業,對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有限公司等20家企業予以提名。

百年書店接連“求救”,靠情懷可以“續命”嗎?

來源:中國出版傳媒商報

電子閲讀的興起讓實體書逐漸淹沒在數字洪流之中,新冠疫情之下,本就步履維艱的實體書店更是雪上加霜。不久前,有着93年曆史,堪稱紐約“最輝煌文化地標”的Strand書店發出“求救信號”。

Strand書店第三代掌門人——南希•巴斯•懷登(Nancy Bass Wyden)在推特發佈聲明表示:

過去93年,我們挺過了大蕭條、兩次世界大戰、倉儲式大書店、電子書和網絡書店的影響,我們是這條‘書店一條街’上唯一倖存至今的實體書店。但在新冠疫情下,書店人流量大減,店內活動停辦,遊客寥寥無幾,我們無法生存。

她的求助很快得到了響應。聲明發出後的週末,書店收到了2.5萬個訂單,銷售額接近20萬美元,甚至導致書店網站崩潰。

而繼Strand發出“求救信”不足一週,位於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店也選擇向讀者求援——其表示,新冠疫情讓顧客們望而卻步,書店正面臨“艱難時期”。

讀者幫助喜歡的書店熬過難關,大量湧入的訂單能解燃眉之急,但長久來看,實體書店的生存之道在哪?

來自讀者的温暖

“我是在Strand長大的。我從未想過它的財務狀況會變得如此糟糕,以至於我不得不寫信給朋友和忠實的顧客尋求幫助。寫這篇聲明很痛苦,但這正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困境。”在求助信中,南希如是寫道。

Strand書店創辦於1927年,名字取自19世紀雲集知名作家和出版商的倫敦街道——Strand大街,創辦者本•巴斯(Ben Bass),也就是南希的爺爺,希望這個書店不僅僅是讀者們的閲讀場所,也是文化名流們的聚會點。

彼時被稱為“書店一條街”的紐約第四大道風頭正盛,包括Strand在內,共有48家書店分佈在6個街區中。而時至今日,只剩下Strand書店了。

93年來,我們經歷了大蕭條、兩次世界大戰、大賣場書店、電子書和網上銷售的考驗。我們是原48家書店中最後一家仍然屹立不倒的。

眼下,Strand正在經歷開店以來的最大危機。受新冠疫情影響,美國各地獨立書店的銷售量下滑。美國書商協會(Americ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)表示,自疫情爆發以來,每週都有不止一家獨立書店關閉。

這當中,規模較大的獨立書店面臨的壓力更大,因為它們在店面和員工方面的支出更高,需要更多的銷售額來維持運營。作為目前世界最大的二手書店,Strand以往會通過讀書會、籤售會等活動來增收,有統計顯示, Strand書店每年通常舉辦大約400場活動。

但疫情影響下,紐約旅遊業幾乎完全停擺,書店的人流量急劇下降,店內活動也全部無法舉辦。

在23日的聲明中,南希提到,“與去年相比,Strand的收入下降了近70%。我們獲得的貸款和我們的現金儲備讓我們熬過過去虧損的8個月,而現在,我們面臨一個轉折點,那就是我們的業務已經無法持續了。”

消息發出後,人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呼籲更多人蔘加到拯救Strand的行動中來。網友Grayson留言:“我們不能失去這個國家珍寶。當我住在紐約的時候,我一個月就要去三次Strand書店。它是紐約市的標誌性建築,為無數人的生活帶來了歡樂、思想、想法和意外。請大家快去下單!”

受此影響,書店的訂單迎來激增,“在我發佈推特後的第一個週末,書店收到了25000份訂單。一般情況下,我們一天收到訂單數是300。”南希告訴我們。

人們對於Strand書店的熱情已經超過了南希的想象。“經過93年的經營,我們擁有忠實的客户。當我把信發出去的時候,我就想到會得到很好的迴應,但我們還是被大家的熱情反應和慷慨大方弄得有點不知所措。”

“有一位來自布朗克斯區的女士從我們這裏買了197本書。還有人為我們的員工舉辦了一個披薩派對。有些人主動提出願意免費來書店工作。我也收到了一些人關於財務和營銷方面的建議。”南希談道。

“求救”的不止一家

新冠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持續蔓延,美國約翰斯•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顯示,截至北京時間9日0時24分,全球累計確診病例超過5000萬例。

疫情給書店業帶來了強烈的衝擊, 10月28日,位於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店(Shakespeare &Company)也選擇向讀者求援——其表示,新冠疫情讓顧客們望而卻步,書店正面臨“艱難時期”。

在莎士比亞書店發給顧客的電子郵件中寫道“和很多獨立企業一樣,在這段虧本經營的時期,我們一直在掙扎中前行,試圖找到一條出路。”並補充説,“我們尤其感謝在網站上發來的購書訂單,謝謝你們有興趣通過這一渠道來支持我們。

作為巴黎的文化地標,莎士比亞書店開設於1919年。有人説它是“世界上最美的書店”,有人稱它為“文學的守護神”,還有人認為它是“書店偽裝下的社會主義烏托邦”。

20世紀初,包括美國作家菲茨傑拉德、海明威、英國詩人托馬斯•斯特爾那斯•艾略特,以及愛爾蘭作家詹姆斯•喬伊斯等,都曾是這家書店的“座上賓”。

然而在疫情之下,莎士比亞書店也遭遇了“生存危機”。在法國第一次全國封鎖中,不僅關閉了所有書店,為了保護店員、顧客和快遞從業者,還暫停了大部分的網上下單服務。

“自第一波疫情以來,銷量已下跌了80%。”現任掌門人西爾維婭•惠特曼(Sylvia Whitman)表示,書店已花完了所有積蓄,雖然得到了政府的幫助,但這些並不能涵蓋所有費用,“我們拖欠了很多房租”。

然而,就在“求救信”發出的同一天,法國總統馬克龍宣佈,法國將於10月30日正式實施第二次全國“封城”,為期一個月。

馬克龍表示,當前法國的第二波新冠疫情嚴重,比第一波疫情更加困難和致命,因此現在必須採取有力措施應對,包括酒吧、餐館等非必需公共場所將再度關閉。

據統計,法國有3000家獨立書店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截止到目前為止,如果算上第一次全國封鎖,書店在今年經歷了“兩個半月的運營虧損”,考慮到聖誕節將至,這期間書店銷售額通常會佔到全年營業額的25%,如果繼續停止營業,情況只會更糟。

據《衞報》消息,在第二次全國“封城”的消息發佈後,法國出版商協會、法國書店協會和法國作家協會已發出聯合聲明,呼籲允許書店與超市、藥店一同繼續營業。

“正是由於劇院和電影院關閉,才讓書店是成為大眾在疫情期間能夠接觸文化的最後途徑,”在法國書商聯盟主席安妮•瑪特爾(Anne Martelle)看來,“相比擁簇在影院裏看電影,去書店看書、購書顯然是一種低風險的文化活動。”

未來如何“自救”

西爾維亞表示,自28日莎士比亞書店開始招攬顧客以來,店裏就得到了鋪天蓋地的支持並接到了一些訂單。她認為:“這將成為真正的推動力,幫助我們度過下一章節。”

南希也提到,聲明發出後的週末,書店收到了2.5萬個訂單,“如此多的支持讓我充滿力量,也激勵我繼續為書店的未來而奮鬥。”

“情懷變現”或許是疫情之下的應急之舉。但長久來看,靠自己活下去,才是商業的自我救贖。

對實體書店來説,這次疫情可能極大改變人們的生活和消費習慣,實體書店業必須要去面對、調整、改善自身,讓更多顧客能從書店裏發掘更多的價值。

事實上,無論是Strand書店,還是莎士比亞書店,之所以能在時代的淘洗中勝出,必有其過人之處。從書店的角度來講,這裏給予了讀者無盡的想象——

Strand書本數目數量龐大,據稱每本書首尾相連,甚至可達18英里,因此有“18邁書屋”之稱。且選書的眼光獨到,種類全面,曾以10萬美金售出過莎士比亞的開本,及1萬5美金售出過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的第一版。《三體》在收穫雨果獎之前,也已是Strand書店的力薦之作之一。

莎士比亞書店主管霍根(Octavia Horgan)也曾表示:“在電子閲讀的背景下,我們境況還不錯,我們堅信自己提供的產品比對手更優質。莎士比亞書店的信條是,在網絡書店你只能買到普通的書,但如果你想給朋友一件特別的禮物,我們會幫你辦到。”

此外,莎士比亞書店還致力於把小的獨立出版商的書放上書架。“我們在世界上不停找小的出版商,因為他們會給我們一些靈感的啓迪。我們知道其實書店必須要支持小的出版商,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就像讀者支持獨立書店的重要性一樣。”霍根説。

當然,書店所帶來的體驗,遠不止店內消費這一項。“為了給我們的客户提供他們在其他地方無法獲得的獨特體驗,我們需要展示我們的創業素質,要有創造性,並更加重視網絡。”南希告訴城叔。

據南希介紹,Strand有一項Books by The Foot 的服務,可以根據客户的特殊需求,為其提供定製化圖書挑選服務,選擇書的標準可以是題材或顏色,也可以是主題。

例如,在《奪寶騎兵4》拍攝期間,Strand書店曾為劇組找來許多1957年出版的褪色或深色的書,以襯托電影的年代感。

一方面,Strand在社交媒體上十分活躍,線上互動頻頻;另一方面,它也舉辦豐富多樣的文化活動。在南希看來,正是書店本身角色的延展,讓其在亞馬遜衝擊圖書市場之時,仍有機會持續繁榮。

“從我記事起,人們就一直在説書店會消失。其實人們喜歡印刷書籍,喜歡它的氣味,觸覺和體驗。但是更重要的是,書店通常並不僅僅是一個賣書的商店,它也是一個社區中心,人們會在這裏不斷髮現新事物。”南希説道。